给人工智能热泼冷水

作者:承哲/口述 李斐然/撰文 来源:读者杂志

眼下人们正热烈追捧一则新闻,说是机器首次通过了图灵测试,我看到一条又一条的评论,都在高呼人工智能进入了全新时代。可是,我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,因为我满脑子都是怀疑——这是真的吗?

先说图灵测试,它是测试人在与被测试者(机器)隔开的情况下,通过一些装置向被测试者随意提问。问过一些问题后,如果被测试者超过30%的答复不能使测试人确认哪个是人、哪个是机器的回答,那么它就通过了测试,并被认为具有人类智能。

现在问题来了。图灵测试的比赛进行了这么多年,参赛者也学“聪明”了。它们甚至根据历届裁判的提问方式,设计出一套欺骗裁判的回答。

比如说,裁判问:“你是从俄罗斯来的吗?”机器就会回答:“你为什么不确定我是从俄罗斯来的?”这种反问式策略最初是心理咨询上的治疗手段,目前已被大量使用在图灵测试的游戏中。这并不是人与机器的智力博弈,这只是利用计算脚本和自己设计的数据库搭配着耍小聪明。

简单地说,这些伪人工智能由于无法给出真正正确的答案,所以它们只能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,而真正的人工智能则应当给出真正的答案,让人感受到机器灵魂的存在,而不是给人造成迷惑,这与图灵最初的设想早已背道而驰。

如果这些不能说服你,那我们来说说曾经的一个案例。人工智能最显赫的历史战绩,莫过于IBM的“深蓝Ⅱ”系统战胜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。但我对这件事情一样充满了怀疑。

后来我看到一本叫《信号与噪声》的书。从棋局上看,“深蓝Ⅱ”的确战胜了卡斯帕罗夫。但有趣的是,当卡斯帕罗夫去找“深蓝Ⅱ”再战的时候,IBM拒绝了他的请求,不久后“深蓝Ⅱ”被拆,也让人工智能击败人类国际象棋大师终成定史。

但是,我读完了书中的记录,却发现,最大的可能在于其实他们心虚。因为,事实上击败卡斯帕罗夫的并不是什么人工智能,而是一个bug,是程序设计上的一个漏洞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在第一局比赛的时候,虽然“深蓝Ⅱ”每秒可计算两亿步棋,但卡斯帕罗夫还是轻而易举地赢了比赛。所有计算都在大师思考的范围内,这充分说明了计算机的弱势。

然而,下第一局棋时却发生了一件事,影响了卡斯帕罗夫的判断。在第一局的第44步棋,“深蓝Ⅱ”的出棋毫无目的性,让卡斯帕罗夫吓了一跳。书中记录说,“这步棋让卡斯帕罗夫感到紧张,他觉得这有悖直觉的一步棋必是一步高招”,他开始紧张,方寸大乱,自乱阵脚。从第二局开始,他输了一局又一局。在后来的采访中,卡斯帕罗夫说,他那时候头脑非常乱,完全不想比赛。

但是,在书中的解释里,这件事的事实是——第一局的第44步棋,是计算机的“系统故障”。它使计算机失去选择经过精心分析的步骤的可能性,结果采用较安全的任意走法。这一步棋没有产生任何效果,而在开始第二局棋前,这个“系统故障”也被修正了。

这步bug棋却深深影响到了卡斯帕罗夫。他对《信号与噪声》的作者纳特·西尔弗说:“我根本没有想到,这一步棋并无理论支持,而是系统故障的结果。”

幸与不幸,一个无足轻重的系统故障,帮助计算机打败了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。人们评价这件事的时候,总是说,第二局明明可以和棋,卡斯帕罗夫却犯下致命错误,这就是人类的局限。但事实上,“在卡斯帕罗夫看来,‘深蓝Ⅱ’下棋有棋感并且有深意,超凡脱俗,智慧过人。他却从来没有想到过,这实际上只是因电脑系统故障导致计算瘫痪而走出的一步任意棋”。

也许正是这样的例子,让我每一次看到“划时代的IT创举”时都会心里一惊——人们对于技术的陌生,总会让另一群人有机会把一件小事说得天花乱坠。但是静下来踏踏实实地想一想,这些梦幻似的结论,是真的吗?

(紫柠檬摘自《中国青年报》2014年6月18日)

 

最后送上歌曲,来自丁当的花火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